新闻与时事





久经砥砺 志存千里 —— 味增爵•朱维方主教生平



Sep 8, 2016




少小离家  修途漫漫

味增爵·朱维方主教于1927年12月10日出生于温州市永嘉县旸岙村。自幼随家人在温州市区长大。1934年至1939年6月就读于温州增爵小学,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他小学毕业时,受家庭及总堂信仰氛围的影响,萌发了弃家修道的念头。

主教十三岁离家进入宁波增爵小修院,开始了其漫漫修途。由于时局动荡,历经宁波、嘉兴、福州修院,最后于1955年7月毕业于上海徐汇圣母无玷圣心神学院。

1954年10月6日,于上海徐家汇圣堂领受司铎圣职。朱主教虽然修途坎坷,但因天主的爱护,凭借坚忍不放弃的毅力,终于荣登铎品。朱主教晋铎时,父母因为家贫无法凑出路费,而苏希达副主教病体缠绵,也未能赴上海参礼。当族叔朱曦神父特意赶到时,让其惊喜不已。

 

两度蒙尘  倍历艰辛

1955年7月,温州教区苏希达副主教委派新晋铎品的主教到平阳钱库天主堂协助方味增神父做牧灵福传工作。由于政治气氛紧张,主教在钱库仅四个月便不得不离开自己的羊群。1955年11月至1971年3月,主教第一次被捕。获释后,他作为四类分子,在永嘉县旸岙村继续“改造”。1982年复活节主教再次入狱。

在两次坐监之外的时间里,主教还是坚持着牧灵传教工作:在温州市区先后成立了六十个学习班。在苍南平阳和王益骏副主教一起“苦干猛干”, 为今天苍平两地教务的兴盛打下了良好基础。

在那些艰难的岁月里,金堡山上的圣堂犹如罗马地下墓穴一样。每当山上圣堂在举行弥撒,教友们就一路放哨直到山脚。在那样的环境中,朱主教多次去金堡山做弥撒,坚固了教友的信德。以后,提到金堡山,主教总是诙谐的称之为:我的“革命”根据地。

1988年4月,朱主教的父亲朱仁斋老先生病危,在亲属再三恳求和蔡叔毅神父的大力帮助下,主教得到允许从劳改队回来给父亲送终。同年7月,主教被提前9个月假释。

两次坐监是主教整个牧灵生涯中的两大块留白。藉着劳苦与血汗,他把这生命的无奈奉献给天主,成为蒙主悦纳的馨香祭品。

 

四处奔走  抚眷群羊

1992年6月3日,王益骏副主教入狱十年后,终于获释。他回到教区受到教友们热烈的欢迎。于是朱主教和王副主教再度携手合作,在苍南平阳一带开始如火如荼的传教工作。暑期儿童要理学习班、玫瑰会、青年福传会……一项项福传工作的展开,都倾注了主教对主所托付的羊群的眷爱。

1995年10月8日,总堂蔡叔毅神父病倒在祭台上。11日,朱主教前往探访,受蔡神父挽留,在总堂协助教务工作。从此开始了温州总堂和苍南两头奔波的牧灵生活。

 

承先启后  助老翼幼

朱主教于1952入上海徐汇修院的时候,金鲁贤主教正担任修院院长。从此结下一段师生缘。朱主教非常尊重金主教,在他自己也年事已高时,还是经常抽空去拜访金主教,并聆听他的建议。对他的前任林锡黎主教,更是十分尊敬,尤其在林主教晚年时,对他的生活关心备至。

主教非常重视圣召,对修士们总是体贴关怀。他常去修院探望修士,关心生活和学业。他以身作则,教导修士们要注意劳逸结合,经常带他们出去散心。无论是和年轻神父,还是与教友一起。他乐观开朗的心态,幽默爽快的谈吐,让人如沐春风,温馨和畅。

主教对教区小德兰女修会也非常关心。自从1996年底,担任修女会的指导司铎。除了主持修女的发愿典礼与修会换届选举会议,还经常来修会看望修女,或带避静,或分享自己的修道生活,指导并支持修会的各项工作。

 

荣登牧座  志存千里

2009年1月20日,朱主教晋牧。次年12月23日,举行就职典礼,荣登牧座。从此,年已垂暮的主教,开始担负起更重的担子,用燃烧生命的激情为主做工。

他不顾年迈,不辞辛劳,经常召集并参与教区的各种会议。作为主教,兼温州市政协常委,总是尽最大的努力,挺身维护教会的合法权益。在自知年老体衰,无法胜任教区重担的时候,十分明智地把领导的担子,及时交给了年轻一代,使教会各项工作都能有序地进行。这种睿智和高风亮节,令人肃然起敬。

尊敬的朱主教如今离开我们,含笑返回天乡。回顾他的一生,可以说是“两度囹圄几番困顿,一生风雨九十春秋”。而身为牧者,则更可以用“身牧温州善护群羊,心怀普世恭顺救主”来概括。

总之,朱主教的一生是简朴的,却又是非常丰富的;是多灾多难的,却又是平安喜乐的。诚如圣比约神父所言:基督徒的生活,是不断地与自我斗争,没有痛苦的滋润,人灵不会开放美丽的花朵。

 

请看,这是我们的大司祭,他在一生岁月中悦了天主,完满追随了正义。尊敬的主教,当您来到一生向往的永福天乡时,请继续为您的教区及您的神子们祈祷!

敬爱的朱主教,我们在祈祷中深深怀念您!




<

上一页

|

下一页

>